近期陷入jo坑無法自拔,最喜歡二喬、承太郎、仗助、露伴這幾人。
深愛著彈丸,主食狛日、副食日狛。

一點摸魚,仗承仗這麼可愛但是我不會畫,難受

第二張是有點糟糕的承太郎,還請小心點開。
我就說說,吃承受的好寂寞啊(大哭)
當然對於仗助和承太郎我還是兩邊都吃的,因為他們真的超可愛,但就是忍不住的想看承太郎色情的樣子(((

忍不住的畫了歐拉親子_(:зゝ∠)_
深愛著徐倫的承太郎真的好可愛

一個突然的仗承仗短打

仗助的膝蓋壓在承太郎的兩腿之間,手扶上沙發把手,微微傾下身子。

承太郎先生真的很美。纖長而濃密的睫毛在睡夢間微微地顫動,緊閉的唇看起來十分性感,胸前因呼吸而有規律地起伏著,毫無防備。
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。

輕輕點上承太郎唇的剎那猶豫了一下。「呀...總感覺在做什麼壞事...承太郎先生醒來一定會生氣的吧。」仗助傻笑著搔了搔頭,對著空氣淘氣的吐舌。

「誰叫承太郎先生平常都不會主動做些親密的事嘛,我可是正值年輕氣盛的高校生,要我像成熟的大人一樣,完全克制自己的慾望是完全不可能的。」

「所以果然、還是勇敢地吻下去吧?」仗助握拳。如果只是一個吻被臭罵一頓也沒關係,距離上次親密已經整整一個月了,承太郎這幾天都忙著仗助瞄一眼就頭昏眼花的論文,手旁厚重參考書籍整齊堆疊著,看來一定很累。幸運一點或許不會被發現...或許。

正當仗助又將臉湊近承太郎,唇差那麼一點就碰到的瞬間,有隻寬大的手掌瞬間精準捏住他的兩頰阻止他繼續往前。

「承、承承胎浪先生?!淵來你醒著嗎!!」仗助驚嚇滿點的睜大雙眼,被承太郎手捏著的臉皺成了一團,只能用扭曲搞笑的臉含糊擠出話語。

「.....」其實仗助湊近承太郎時呼吸的聲音早就把他弄醒了,他大概也知道仗助要做什麼,只是因為覺得似乎沒有立即阻止的必要,所以等到最後一刻才反應。
承太郎覺得眼前這男孩的表情很滑稽好笑,但是他依舊面無表情,沒讓人猜出他在想什麼。

「你...」
仗助抱著先被毆打再好好道歉的決心閉上雙眼,下一秒卻突然感受到唇間傳來灼熱的溫度。

「唔、」仗助沒有心理準備的悶哼了聲,他發覺承太郎正吻著他又驚又喜,雖說吻得很突然不過他也很快就進入狀況,很順從的配合著承太郎的角度,適時的給予回應,這就是不需言語、自然而然的契合度吧。

仗助能清楚聽到承太郎的沉重的呼吸聲,被撩撥起的慾望從原本配合著的動作改為主動,忍不住兩手托起承太郎的後腦杓,手掌被短短的髮絲搔的有些癢。他先是輕咬了承太郎的下嘴唇,再用舌尖刷過舔拭,接著再侵入口腔,探尋承太郎的舌與之交纏。

 兩人的喘息在無人的房間中顯得更加清楚,吻的主導權又回來承太郎手上,承太郎一手扶上仗助的腰,一手托著他的臉頰深深的吻入,唾液交融間分不清楚誰是誰,仗助覺得腦袋輕飄飄的沒辦法思考,上一秒還在想要如何攻入承太郎的嘴,下一秒又被探入的舌弄得渾身發軟,不得不說承太郎的吻技一流。

承太郎的吻終於告一段落,與仗助拉開距離,牽出一條唾液形成的銀絲,兩人的頭髮在親吻間的
間變得有些雜亂,仗助呼吸紊亂的在一旁喘著氣,承太郎則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的,一下就調整回正常呼吸頻率。

「...就算是成年男子也不可能沒慾望的吧。」承太郎開口。

「我、我覺得我又、喜歡上了承太郎先生!!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畢竟不是文手,這種寫來自己開心的文看看就好(偷偷跑掉
另外我想跟仗助說聲加油,年齡的和技巧的差距是可以用努力彌補的,在我心中不管是仗承還是承仗,仗助都是個可愛生澀的處男高校生(什麼

仗承糧好少啊;o;少到我哭出來,他們明明辣麼可愛...!!求你們吃一口

二喬生日快樂!!沒有二喬我就不會入jo坑;o;愛這個喬斯達家賣萌第一的天使;/////;

身為眼鏡控止不住手

承仗真好真可愛啊...